当前位置:risheng国学红楼梦中贾迎春能位列金陵十二钗正册,是为何?
红楼梦中贾迎春能位列金陵十二钗正册,是为何?
2022-12-08

贾迎春是荣国府贾赦与妾室所生的女儿,《红楼梦》中的人物。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,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。

《红楼梦》金陵十二钗正册按照名次先后排名,分别是:薛宝钗、林黛玉、贾元春、贾探春、史湘云、妙玉、贾迎春、贾惜春、王熙凤、贾巧、李纨、秦可卿。(其中钗黛并列第一)

读红楼者,或有爱林黛玉之才者,有钦羡薛宝钗之博学者,有爱王熙凤、秦可卿之管家之能者,却很少有人喜欢贾迎春,更为蹊跷的是,这么一个不出彩的女子,居然在金陵十二钗正册中位列第六,排在“气质美如兰,才华馥比仙”的妙玉之后!

纵观目前《红楼梦》解读中,几乎没有论者正面肯定贾迎春这个人物。因为作者曹雪芹给她下了“懦小姐”的定义,以致后来人纷纷“驾轻就熟”,从懦弱这个角度对贾迎春展开批判,责备其无能,痛骂其“不问累金凤”,任由奶娘偷盗,真真是个无能之人。

但笔者私认为,贾迎春身上自有其独特的人性光辉,甚至单从性情这个角度来看,迎春是金陵十二钗中最善良、最干净的女子。

我最先对迎春的负面印象有所改观,是在《红楼梦》第22回“听曲文宝玉悟禅机,制灯谜贾政悲谶语”。元妃从宫中送来灯谜,让贾府众姊妹来猜,猜中的有奖励,最后只有迎春、贾环没有猜出来,但两人的心理反应完全不同,且看原文:

太监去了,至晚出来传谕:“前娘娘所制,俱已猜着,惟二小姐与三爷猜的不是......”太监又将颁赐之物送与猜着之人,每人一个宫制诗筒,一柄茶筅,独迎春、贾环二人未得。迎春自为玩笑小事,并不介意,贾环便觉得没趣。——第22回

兄弟姊妹们都得到了实物奖励,只有贾环、迎春未得,笔者曾换位思考,若我是贾环、迎春,虽不至于恼羞成怒,内心多少会有些不快,毕竟众人都得,独我没有——太没有面子了。

所以贾环“觉得没趣”的心理,是完全正常的,但迎春能“自认为玩笑小事,不放在心上,并不介意”,这就很难做到了,甚至可以说,金陵十二钗中没人做到迎春这样的心态。

林黛玉自恃有才,故而有争强好胜之心,她绝不可能安之若素地对待这种情况;探春、王熙凤、妙玉这些木高于顶的女子也不可能做到波澜不惊;

只有薛宝钗,或许能坦然对待,可亦不敢百分百保证,岂不见《红楼梦》第49回“琉璃世界白雪红梅”,薛宝琴初进贾府,受到贾母的宠溺,赠与凫靥裘御寒,宝钗见之含酸开玩笑道:你(宝琴)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福气,我就不信,我哪些儿不如你?可见“山中高士”宝姐姐,亦有争名夺利之心。

只有迎春,她的这种善良近乎白雪一般纯粹,她从来不与别人争夺什么,也不嫉妒别人拥有什么,一心做好自己,安然享受岁月静好。第38回的螃蟹宴上,曹雪芹寥寥数笔写出众女子闲时不同姿态,唯迎春“独自穿茉莉花”打发时间的模样,令人观之心绪宁静,不泛波澜:

林黛玉因不大吃酒,又不吃螃蟹,自令人掇了一个绣墩倚栏杆坐着,拿着钓竿钓鱼。宝钗手里拿着一枝桂花,玩了一回,俯在窗槛上,掐了桂蕊,掷向水面,引的游鱼浮上来唼喋。湘云出一回神,又让一回袭人等,又招呼山坡下的众人只管放量吃。探春和李纨、惜春立在垂柳中看鸥鹭。迎春又独自在花阴下拿着花针穿茉莉花。——第38回

黛玉钓鱼,宝钗玩花,湘云作为东道主,招呼客人吃螃蟹,李纨、探春、惜春在看鸥鹭。只有迎春,一个人静静拿着花针,穿着茉莉花,从“迎春又独自在花阴下”可以看出,迎春如此打发时间不是第一次了,这是她的个人爱好——她享受这种时光静谧的美好。

迎春与外界相处模式就是顺从,她希望大家都平心静气地生活,没有争吵,没有冲突,所以她往往被外界“欺负”。

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第40回“史太君两宴大观园,金鸳鸯三宣牙牌令”,刘姥姥进大观园,王熙凤等人提出了玩行酒令的游戏,为了让刘姥姥尽快融入,必须有人“犯错”,迎春脾气最好,这种苦差自然落在了她的头上,于是就有了这个情节:

鸳鸯道:“左边四五成花九。”迎春道:“桃花带雨浓。”众人道:“该罚,错了韵,而且又不像。”迎春笑着,饮了一口。原是凤姐儿和鸳鸯都要听刘姥姥的笑话,故意都令说错,都罚了。——第40回

有很多读者误以为此情节是在刻画迎春“不善诗词”的形象,实则有误。试想下,贾母、刘姥姥都能轻松说出来的酒令,迎春怎么可能做不到?她只是在故意配合王熙凤、鸳鸯,这般懂事的迎春,如何能不让人心疼?

站在世俗角度,迎春的确没有那么精明,那么能干,那么会讨长辈喜欢,事实上,她也很少得到长辈们的关心爱护,父亲贾赦、继母邢夫人、哥哥贾琏、嫂子王熙凤,很少对她有关心之举,可她何曾有过半分怨恨?这才是生而为人最难做到的境界。

我愿将迎春的“懦小姐”之称,改为“善小姐”,因为这才是真正的迎春。